移民加拿大,你们后悔了么?

作者:清夏 , 分类:情感杂谈 , 浏览:170 , 评论:0

80后,21世纪初期到加拿大,读完书后移民

我不做评价,不给出个人看法,就叙述周围26个在加拿大读书并移民的同龄人。

A:湖北人,西安大略商学系毕业。其父母曾是国电的中层领导,90年代末期下海,A出国时家境已经非常富裕。大学毕业后A面试过很多巨头公司,但都没有被录取,最后在一家创业小公司打工,从为老板买咖啡到做账什么都干。两三年后,A跳槽到贝恩咨询,五年后入加拿大籍,同时从贝恩辞职回国,先是去了父母介绍的一家证券公司,但因为不习惯中国民企的职场文化,A之后跳槽到了北京一家与中石化合作的外企咨询公司。不久后因为国家政策转向,中石化要求与境外咨询公司切割,A的业务部门被裁撤,他通过妻子家里的关系跳到上交所,此后事业一直稳步发展,A也在上海买房安家落户。

车房状况:A对我们说他家里在武汉,上海,深圳,北京等地共有27套高层住房和三座别墅。A日常开母亲名下的奔驰,其在上海的住房也是父母给他买的,自己只出物业和水电。另在多伦多有一间公寓,均在其父母名下。被我们戏称为“伪.无车无房族”

对加拿大的态度:A批判加拿大是个傻逼国家,对他而言没有发展机会,表示退休前不会再回加拿大工作。同时,A娶了一个拿加拿大永居卡的上海女孩,女方家里背景是证券行业的高层人士。A的老婆怀孕后回温哥华生孩子,现在是全职妈妈,半年在加拿大,半年回上海,双方父母轮流去温哥华带孙子。A自己也经常往返加拿大,有时回多伦多看看老同学。A在孩子出生时表示以后一定要让孩子回中国上小学,但之后又表示国内小学压力太大太变态,各种安全问题层出不穷,还是让孩子呆在加拿大比较好。


B:上海人,布鲁克大学计算机毕业,父母是上海普通职工。B大学最后一年时被一家小公司校招去做码农,当时老板是个加拿大本地出生的白人富二代,挺器重B,除了干活以外,还经常让他参与一些管理和社交活动。三年后,B的老板表示加拿大的市场实在是太有限,问B愿不愿意和他去美国闯荡。当时B已经和女友订婚,准备结婚安家,女方是一位20出头才来加拿大读书的上海女孩,两人都不想离开多伦多。于是B的老板在离开前把B推荐到了CIBC做码农。B在CIBC干了五年,同时课余读了Queens大学的在职MBA,之后跳槽到了花旗银行做项目经理。

车房状况:4年新二手宝马X5一辆,主要是B老婆在开,B自己每天坐通勤火车……买房全靠自己,多伦多市区一套公寓,贷款已经还清,北部郊区一栋200平米的house,正在还贷。B老婆几年前怀孕后就不再上班,目前为止生了两个女儿。

对加拿大的态度:B工作后把父母也移民接到加拿大来了(当时还可以这么操作,现在只给长期签证)全家都觉得加拿大很好,职场文化很公平,给了B他很多机会。B和他的父母都认为自己的学历和经验在上海达不到他今天的生活水平。B周围每年都有很多华裔回到中国创业发展,B很犹豫,但他觉得自己在加拿大的生活已经稳定,除非中国有对他来说非常好的机会,他是不会考虑搬回中国的。


C:黑龙江学霸,Queens数学系distinguish毕业。C毕业后进入一家保险公司,第一年时薪就达到80加币/小时。C对事业发展兴趣不大,觉得钱够花就行,把大多数时间放在旅游和发展个人爱好上。工作几年后,C终于出柜,和一个东南亚小男生举行了同性婚礼。

车房状况:真.无车无房族,一直租住酒店式公寓,外出靠公交和共享租车,或者蹭车。

对加拿大的态度:C觉得事业发展来看加拿大真没什么前途,但好在生活轻松,社会文化包容性强,每个人都有很大的个人空间,这对C这样爱好生活的Gay圈人士很重要。C表示他很怕回国,但他长期也不看好加拿大,以后可能会去美国或欧洲工作生活。


D:山东人,Seneca College毕业,学的是计算机。D家境一般,来加拿大时家里只给他凑足了两年学费,并嘱咐他以后一定要留在加拿大。D一来加拿大就疯狂打工,严重耽误了功课,3年的课程前前后后学了近6年才毕业。D毕业后找不到符合专业的工作,就继续打工,由于一直找不到专业工作,以及签证的问题,D有一段时间精神压力极大。最后,D找到了一个在机场维护数据库的工作,被录取的主要原因是他是所有面试人群中对薪水要求最低的。工作三年后,D被送去培训并升职,开始负责一部分IT和安保的管理工作,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

车房状况:凌志一辆,多伦多东区100平米联排屋。D前年结婚,对象家里背景是济南的一个市局级干部。

对加拿大的态度:D表示,如果有个正式工作,在加拿大还不错,如果只是为了留下来而一直打工,那还是免了罢。D说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比老家的同龄人好不少了,他清楚自己回北上广恐怕没什么竞争力,回老家也找不到能有现在生活水平的普通工作,所以没想过要回中国。


E:杭州人,15岁随全家移民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毕业,认识他时在高盛工作。E的父母都是富商,常年往来在中国和加拿大之间,E毕业后在皇家和高盛干了五年后辞职,回国去继承家里的生意。E目前长居阿拉伯世界,做农林和电子产品生意。老婆是联通某省公司老总的女儿,两人高中时代就认识,一直相处到结婚。

车房状况:学生时代开一辆敞篷奔驰,刚回国时在见过E杭州有宾利一辆,不知现在情况

对加拿大的态度:E觉得华人在欧美没办法做前台,做中间和后台的收入比前台差太远,觉得自己放着家里的平台不用而在高盛做一个支持性工作太屈才了。但E回国后很不适应,在和社会各界打交道时遇到很多让他不舒服的经历,这让他又非常讨厌呆在国内,天天在网上向我们同时吐槽加拿大和中国。E的老婆生第一个孩子时E傻傻的自己一个人去医院挂号排队,最后耗了一天又累又气,E表示以后坚决要回加拿大生孩子。E的老婆孩子现在都在加拿大,E 自己在加拿大和阿拉伯之间奔走。


F:江苏人,阿卡迪亚大学毕业,毕业后在TD工作,干了一年后为了多存钱特地跑到奥博塔。在奥博塔时认识了他后来的老婆,两个人觉得奥博塔收入虽高但天气太冷生活娱乐缺乏,两年后又撤回了多伦多。当时,F老婆的家人催促他们俩买房结婚,F想着以后要让双方家长过来帮着带孩子要买大一点的,但他们钱不多,双方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一般不能支持他们,只能买在离城区很远的地带。买房不久后,F的老婆怀孕了,但她的父母办签证时出了问题不能过来帮忙,F自己的父母也还没退休不能过来,F老婆就辞职回家等着生孩子带孩子了。

F跳槽了很多次,最后还是回到了TD工作,待遇并没有比以前提高很多。F老婆的家人一直没过来,不久后她又怀二胎了,就再没有去上班。

车房状况:丰田卡罗拉一辆,多伦多北区150平米半拼房

对加拿大的态度:F觉得在加拿大活的很累,全家人经济就靠他一个人,没时间休息也没时间进修,如果十年后收入没有大的提高生活可能会陷入困顿。如果在国内有家人担待一些会好很多,至少老婆可以解放出时间去上班。对于回国,F表示周围很多同事回去了,但F认为他们都是在国内很有关系的子弟,而自己的父母没有背景,除了帮忙带孩子以外能给予的支持有限,自己回去恐怕不会活的比现在好很多。


G:福建人,家里借钱送他出国,在一个没装修的地下室睡了两年,脸上被油漆味熏了一脸疮,他一个老乡知道后跑去大骂房东不是人,把G带走陪着他这位老乡打工。G一边和老乡做着黑建筑工,一边在college读了个野鸡学位,出来后继续打工。装修队的包工头对他说这样没前途的,就帮G联系了一个华人暖气工师傅,收G做学徒工,同时让G回College重读一个电气维修的专业。G就跟着这个暖气师傅,从学徒干到有证技师,干了五六年,有一次G遇到约克地区政府招暖气维修工,G去投档然后被招进去了,按G说这是因为去面试的人会英语的都不会干活,会干活的不会英语,能干活能会英语的都在自己接活干,只有他适合了。从此G变成了政府雇员,拿铁饭碗,一周只坐半周班,其他时间可以在家on call,G就用来继续接私活。

车房状况:公家提供维修用Van一辆,自己有出工用雪佛兰皮卡一辆,列治文山小平层。女朋友是汕头人,分分合合处了很久,去年底两人回福建老家结婚。

对加拿大的态度:很吼哇!我要是愿意和师傅那样自己一个人干,就和他一样能住大房开奔驰啦!但我现在很稳定,是加拿大的公务员哎,我回老家都考不了公务员哎。


H:湖北人,家庭背景是公安系统的。达尔豪西大学毕业,加拿大几家银行轮流跳了一遍,然后辞职了。回国前家里寄钱来让在多伦多屯几处房子。回到湖北后在一家公安背景的融资公司工作,在领导的圈子里混,平台很高很风光。

车房状况:伪.无车无房族,需要开车时常用公安牌照的奥迪

对加拿大的态度:社会文化好,工作场合尊重人,上升空间是真的没有。趁年轻和父母资源还能用时在国内赚够钱就提前退休,带父母和家人回加拿大。


I:也是湖北人,滑铁卢工程系毕业,当年黄冈市的尖子生,大学学生时代是大家口中出名的学霸一名,周末和假期时间除了泡图书馆就是参加实习。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油服公司,工作几年后跳槽到了美孚,又工作几年后通过外派渠道回到中国,现在大西北地区搞油气项目。

车房状况:休斯顿一套House,妻子是I在美孚时认识的工程师,和他一起回中国工作,美孚解决她们在中国时的住宿和子女教育

对加拿大的态度:社会节奏慢,普遍比较懒,社会竞争意识比美国和中国差很远,适合去旅游和读书,事业发展还是要在美国和中国。多伦多远不如北上广,但比大多数中国二线城市好,退休后可以考虑回多伦多养老。中国的社会和教育环境总体上还是差,I想孩子大了以后会送他去美国读书发展。


J:江苏人,麦基尔大学生命科学毕业,毕业后拿到移民,在一家魁北克的医疗研发机构工作,然后跳槽来多伦多,工作三年后跳槽到美国。J对魁北克的法语政策深恶痛绝,认为法裔靠语言和文化壁垒排斥外族人,觉得自己如果是法裔早就牛b了。15年回到江苏工作直到现在。

车房状况:南京两套自己名下,一辆宝马,但平日开一辆小福特“避免同事有想法”。老婆是南大某院长的女儿,两人相亲认识后火速结婚。

对加拿大态度:他认为在生活和工作环境上,加拿大和中国都不如美国,特别是反感加拿大的高税收。在中国没有语言和文化障碍,活的更舒服,能升到更高的管理层职位,跟对了人和项目就能一飞冲天。


K:上海女孩,拉瓦大学生化系,毕业后在魁北克一家化工厂作工程师,工作四年后回上海,在开发区委员会,期间一直保密自己已经更换国籍的事实。因为觉得在上海工作的压力太大,两年后又回到魁北克,又进了从前辞职离开的公司,职位还比以前高了。回加拿大不久后和大学时期的一位老同学结婚。

车房状况:才从租住的公寓搬进蒙特利尔东北部新区House,一辆马自达一辆本田

对加拿大态度:非常好,社会和工作场所对女性员工很照顾。工厂离市区远,刚工作时她还不会开车,经常打车去上班,公司全部报销了。非常赞同加拿大的福利制度,尤其是涉及育儿和教育这方面的,以后一辈子都会留在加拿大。


L:四川人,多伦多大学毕业,从事trading相关工作。学生时代是大家口中的拼命三郎,读书拼命,健身拼命,喝酒拼命,工作后也是工作狂,每天只睡3小时。在皇家干了五年后回中国,在家庭背景支持下创业,继续延续拼命作风,事业发展已经上正轨,但本人健康状况恶化的厉害。老婆是他小学时的班长(!),婚后做全职太太带孩子,留在多伦多。

车房状况:多伦多北边和市区各一套公寓,一辆奥迪留给老婆,国内是伪.无车无房族

对加拿大态度:风景好,秩序比国内好,其他没别的了。中国,加拿大,世界哪里都一样,有钱才是王道,而要想有钱就要拼命。有钱以后哪里舒服就在哪里过,孩子大了领回新加坡或者国内读书,大学再去美国。爷当年因为911后签证被卡没去成斯坦福,儿子一定要送进去。


M:山东女孩,家境普通,为了追求男友来到加拿大, 但几个月后就分手了。约克大学Atkinson毕业,在一家小公司干了两年回到中国,进入一家和直升机业务相关的外企又干了两年。因为枫叶卡要满足五年住满三年的规定,她在纠结一番后还是回到了加拿大,在福特工作。至今单身。

车房状况:多伦多东部郊区半拼,一辆野马,据其说因为福特员工买车有折扣

对加拿大态度:就那样吧,生活安逸,适合M这样追求安定没有大想法的女孩子,同样的工作强度换来的生活水平比国内家乡好。回家乡没意思,去北上广免了吧,没钱买房带孩子。


N:东北女孩,家境普通,劳瑞尔的本科滑铁卢的Diploma,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后进TD做码农,后来转为可以在家on call的技术支持。非常能吃苦,学生时期全天候打工全天候上课。在TD时业余考了地产经济证,找了个东北来的装修工人结婚,两人主要财源是低价买破烂房子重新装修后高价卖出。日子过的很辛苦,为了赚钱全年无休。她老公每天从早修房子到晚,傍晚回来吃过晚饭就被她催促出去继续干活,一直感到晚上十点回来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又继续出工。两人的生活模式就是存钱囤地盖房子卖房子,慢慢把双方的父母兄弟都移民出来。

车房状况:一辆Van一辆皮卡,用于出工,一辆丰田用于日常。因为做地产生意,名下房产一般有两三套流动,自住北部郊区两百平House,开车到市区高速50分钟

对加拿大态度:N认为加拿大和中国国内没两样,在哪里都要忙,但东北老家忙不出啥玩意,这里忙的还能有些成果。国内经济好是好事啊,国内来买房子的也多,N卖房子的生意也好。回国挺好,但自己在加拿大生活稳定了,回国内还要从头开始,n说看父母兄弟愿不愿意呆在加拿大吧,他们愿意呆就不回去了,不愿意的话等哪天钱存够了就回去养老。


O:江苏人,父亲是江苏某市市长,麦基尔的本科,Polytech的硕士。毕业先玩了半年,再在一家台湾人开的外贸公司干了一年,然后回国了,在上海一家石化背景的金融公司。两年后枫叶卡过期,她表示以后不需要去加拿大了,不在乎丧失移民的问题。先生是从英国回来的,是她中学时代的同学,在上海从事咨询和投资行业。

车房状况:不清楚,就知道住在浦东

对加拿大的态度:蛮好的,就当出去玩了一趟,就是找好的工作不方便,工作生活还是回国好,在父母身边最舒服。国内除了文化比较保守,工作上比较强调等级,不喜欢不同意见的人之外,一切都比加拿大好。Q觉得上海的早教和国际学校也很好,以后孩子不一定非要送国外和香港去。


P:,浙江女孩,父母是国企领导,她是约克的经济类本科和研究生,毕业后玩了半年,家人托关系在中国银行在多伦多的分行干了两年,回了上海,在一家政府背景的金融公司工作,工作五年后年收入在百万以上。嫁给一个和父亲有业务来往的企业家的儿子,但老公是个不顾家的玩主,两人间的婚姻除了账单外也没有什么了,她在外面有情夫和小奶犬,老公也在外面包养小女孩,双方互不过问。枫叶卡已经过期作废,但她花了一万加币的律师费,通过难以描述的渠道又拿到了。

车房状况:不清楚

对加拿大的态度:无感。假期时偶尔和情人回加拿大看看,除了山水好和人有礼貌以外,比北上广差远了,娱乐差的最远。P现在国内的收入和日子都挺好,肯定不会回加拿大长居,但枫叶卡还是先别丢,说不定以后哪天有用呢?


Q:湖北人,本科在科技大,研究生在滑铁卢。毕业后在Scotia做码农,因为是contractor,到手的收入很高,是靠自己收入买房的人中最早一个,缺点是没有退休金和福利。工作五年后,收入么有增长,跳到了美林,现在貌似依旧是码农。至今单身,是一个大宝剑专家。

车房状况:多伦多市区公寓,英菲尼迪

对加拿大的态度:Q刚工作的时候很舒服,突然间有了这么多钱,又是单身没有家庭负担,日子过得很潇洒。但不是本地人,文化和语言的障碍还是有的,比较难转到管理岗,长期来看做码农饿不死,但没有爬上去比较可惜。想过回国,但又怕国内竞争压力太大,没有管理经验的技术人员很容易被裁掉。


R:北京人,迈克马斯特工程毕业,称自己国内在清华读过两年才来加拿大。毕业后进银行实习,本来合同都签了,但倒霉遇到金融危机才上班就失业。于是进入一家工程咨询公司,干了三年后觉得太累人,业务和经验上也没有太大的提高,跳槽到一家工程公司做auditor。工作期间认识了几个华人地产经济和装修包工头,就伙在一起盖房子了。他负责搞设计画图,办理许可,申请环保补助,顺便卖一些中国过来的小电器和家装材料。实际收入是朋友圈里算高的一位。妻子是迈克马斯特时期的同学,是一位AutoCAD画图高人。

车房状况:住多伦多西边郊区100平house,正在买地盖自己的dream house。日常开道奇皮卡

对加拿大的态度:R说在加拿大赚钱还是能赚到的,但都是靠做小生意小买卖,能做到高管的很少。华人开公司主要还是做华人自己生意,都内循环了,市场其实挺有限,能争取到主流白人圈的市场和资源才是王道。社会挺公平,做小买卖和做高管的收入差的不大,大家都靠收入说话地位是对等的,北京的社会阶层太复杂。国内的老同学都在盖大桥修隧道呢,别墅都是大地产在建,自己这种盖小二楼的本事回国找不到好工作,安心呆在加拿大吧。


S:上海人,父母是小生意人。蒙大毕业,在蒙特利尔开寿司店,把家里堂弟也移民过来做帮手。S现在已经开了一家分店,理想是存够钱盘下一家星巴克或者second cup,就可以坐地收租提前退休了。老婆是国内带来的,据说大学都没上过,S觉得她长的漂亮又能吃苦干活,适合和他一起开小店,遂婚之。

车房状况:蒙特利尔Verdun老区一套小二楼,楼上出租楼下给兄弟住,自住新区house,老婆和自己各开一辆子弹头小van

对加拿大态度:S说自己很实际,不是一个有太多想法的人,从来没想过进大公司出人头地,移民加拿大就是为了过安安稳稳的小日子,所以选了方便移民的魁北克而不是竞争更大的多伦多。S现在有两套房子两家店,还有大把的现金流,孩子上的是私立,他自认为虽然比不上一小部分国内的老同学,但在移民的华人中过的算很好了。


T:山东人,约克毕业。家里父母是生意人,但得罪了某官员被整,T读到大二时家里被抄了,学费和生活费都没着落,从此过上了日夜打工的苦逼生活。T用了6年才读完本科,成绩还很差,毕业后找不到正常工作,只能继续打黑工,直到有一天他的领班突然消失不来上班了,下面一圈劳动力中只有T有学历会说英语,老板就把他提成了领班,解决了身份和移民问题。T之后到一家商场里做柜台销售,赶上大陆游客越来越多的机遇,会普通话的他业绩很好,被一步步提升上去,现在是整个商场管理层的二把手。女友是一位加航的华裔空姐。

车房状况:市区公寓,两处楼花,公司配车

对加拿大的态度:因为家人的遭遇,T非常不想回中国,日常言语里对国内的文化和官僚多有微言。他觉得加拿大很公平,只要工作能力和语言能力过关,还是有机会向上爬的。T也清楚自己一路走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机遇和运气,坦诚说如果当初一直困在工厂打黑工,他绝对会回国。


U:江苏人,家里是开工厂的,约克毕业。U在读书时就不适应加拿大生活,只跟几个要好的中国同学来往,除了上课以外,大部份时间就窝在家里打网游。U毕业后想立刻回国,但家人非要他在加拿大找工作移民,他找了大半年没进展,U的家人找到当地一个已经移民的生意伙伴,把U塞到了对方的贸易公司里面。熬了四年后,U拿到加拿大护照后就回国继承家业,再也没回过加拿大。回国后立刻结婚,对象是家族生意伙伴的女儿。

车房状况:学生时开一辆宝马,现在不知

对加拿大态度:没意思,没朋友,没老家好玩。环境不错,几家中餐馆不错,开游艇钓马哈鱼有点意思,此外没有好玩的了。U自己从没想过要移民,都是父母要求的。


V:北京女孩,家里从事石油行业,送她去奥博塔读石油和化工工程。V性格很活泼,喜欢旅游,喜欢尝试新事物,加之语言能力很好,和西人同学打得很火热。可惜V的相貌不太符合传统中国审美,加之平日里和中国同学说话时英语用的比中文多,渐渐就和中国同学圈子远离了。毕业后受到感召回到北京,进入了石化企业,但一年后就因为不适应国企的文化回到了加拿大,进了Ch2m,四年后和一名美籍拉美裔工程师结婚,目前长居美国。

车房状况:奥迪TT,住房不知

对加拿大态度:超好玩超有意思的国家,对待外族和女性员工比美国好,社会比美国更包容更安全,如不是因为丈夫工作的原因早就回加拿大了。很想回中国,想回去陪父母,但实在受不了中国论资排辈的企业文化,还有各路三姑六婆的议论,也不太喜欢父母给她安排相亲的经历,不理解为什么父母不愿意和她移民到加拿大来。


W:山西人,家里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在W14岁时移民加拿大,一家人都喜欢故意装作很穷的样子。W是在计算机专业,平日里重度爱好打游戏,某年暑假W发现有一个测试游戏的打工机会,从此进入了数字影视和游戏开发行业。毕业后进入一家数字动画公司,工作两年后曾短期外派回上海工作。前年开始公司要求HR本地化,不再提供外派津贴,回到上海要拿当地同行业的水平的工资,比之前的薪水降低了一截,但W还是决定回中国工作。

车房状况:上海地铁打车族,住房有公司补助

对加拿大态度:受制于美国,经济危机后影响其实很大,美国那里一点风吹草动加拿大这一边就衰退了。中国发展很快,同事都很拼命很有想法,W本人也更喜欢亚洲快节奏的工作环境。W认为计算机行业是非常全球化的工作,在哪里工作生活都无所谓。


X:福建女孩,精算专业毕业。毕业后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了三年,回到了老家,嫁给了父母介绍的对象。现在老家当地一家事务所工作,很大一部份业务来自老公的家族,工作和生活都很舒适。

车房状况:她老公家连商务机都有

对加拿大态度:不愿意长呆,事业上只能靠自己个人的能力,进不到好的圈子也很难走到更高的平台,生活上很孤单,家境好又靠谱的年轻华人对象找不到,在当地的福建人大部份都是体力工人和开超市的,层次有点低,很害怕自己以后和很多看在眼里的中国大妈一样,活的又累又寂寞。但X也保留了加拿大护照,还和老公在加拿大当地银行里留有一笔投资。


Y:上海人,长的很帅,家里是上海本地做小生意的。毕业于蒙特利尔的康科迪亚,在CIBC工作。Y的家里条件并不好,大学第一年的生活费要靠Y自己打工去挣。但Y有一个很厉害的姨妈,早年去了美国,是微软的老员工,一直没有结婚生子,包办了Y他的学费和生活费,Y也直接喊她叫妈。Y在CIBC的工作相当于一般出纳,没有难度和强度,待遇也不高,但Y有姨妈的资助不担心生活来源。Y娶了一个香港裔的富家千金,女方在家看孩子,Y象征性的继续在银行上班。

车房状况:奔驰G,市郊区300平house,老婆家里名下

对加拿大态度:比上海压力小多了,中国餐馆和朋友圈也不缺少,比回上海过得舒服。工作没有挑战性,也没有前途,但对员工的福利蛮好的,Y因为工作认真还拿过去坐游轮的年终奖,他很知足。Y的家人在上海也不是大户人家,老婆家里的财产也全都从香港转移到加拿大,回国后生活水平肯定不如在加拿大。


Z:东北人,滑铁卢数学系毕业。Z毕业后在一家小公司干了三年码农,拿到移民身份后就跳槽,投了一圈没能进大公司和金融机构,看房地产行业火热就考了证,加入了华人地产中介的大军。现在华人报纸上经常能看到Z为自己打的广告。Z没老婆,也是一位大宝剑专家。

车房状况:一辆阿库拉SUV,一辆道奇charger,自住东部郊区150平house

对加拿大态度:Z表示很多人误以为地产经济都特别有钱,其实自己的收入水平也就比一般工薪阶层高一点而已,和大富大贵差的远了。Z认为要回国一定得在30岁以前,30岁以后人就追求安定了,再要做出大变动的决心会很难,同时还要有过硬的经验,不然到不了好的平台,现实中其实蛮不容易达到的。Z认为经济人这种职业是靠Networking赚钱,长期看比单纯靠技术吃饭更有利,但network稳定以后就不要再随便搬迁了,否则一切还要重头再来。


答案有偏颇之处

留学生群体在年龄,语言,学历人口和就业机会这些方面,相比去直接从国内落地到加拿大的新移民有太多优势。留学生一毕业能做到和达到的,普通新移民经常要曲线奋斗几年才能达成。

留学生家庭在国内也大多是中上层,回国后也常能有家庭资源和关系网支持,不宜作为社会普遍现象看待。

2010年以后,北上广深的中高端行业工资水平已经追平甚至超越国外,这段时间以后毕业的留学生选择直接回流的更多。


码农,金融蚁,工程锤,这些在中国和加拿大都容易找到工作。但要注意,很多专业和特长在加拿大很难找工作,至少对新移民很难。不要拿冷门专业的待遇和热门的比。反之,一些在加拿大有需求的行业,在国内也不一定会去做。

------------------------补充答案,再放一些非留学生以及“生活不太如意”的例子

1,上文中A的室友,和A是高中同学,父母也是国电系统的中层干部。性格有点叛逆,不喜欢按照父母的想法读工程,而是选了一个冷门的学科。毕业后比A还难找工作,但运气好,在签证快要过期时进了一家和加拿大环境保护部门有关联的NGO。干了两三年后,1觉得工作环境太艰苦,而且总觉得周围一群A一样学商科的同学混的都很“发达”,于是裸辞,找了一圈工作后没有满意的,就回国了。之后在国内考过公务员,托过父母关系进过亲戚的公司,在老家,上海深圳广州都混过,干过很多杂七杂八的工作,没有一个坚持超过一年的。30岁以后又回到了加拿大,回到当初的NGO从头干起。现在做环境项目的coordinator和培训员,收入不算高,但工作环境轻松。

对加拿大和中国的想法:1觉得自己年少无知,年轻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认为自己是个很能闯很能混的人,但到头来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安逸的环境,回国的经历算是走了一条大弯路。1也觉得如果当初听父母的话,学热门专业然后回国凭父母关系进入体制,可能今天的收入和地位会高一些。1表示不想回国了,父母已经退休帮不上忙,家乡类似自己背景的老同学收入和地位都比自己强,回去怕被人看不起。


2,上文中B的师兄,技术移民加拿大,因为国内的学历不被认可,回到大学重修计算机,上学期间兼职给小公司写代码写网页,有时候把做不完的活转给B干,让B赚点小零花,两个人关系挺铁。因为2习惯了兼职的自由,毕业后他不想找正式的全职工作,生活模式就是没钱了写代码有钱了出去玩,逍遥的过了两三年,言语间特别鄙视追求大房子和名车的“庸俗中国人”。B进入CIBC的那年,2回国相亲,和女方认识不到一个月闪婚,老婆半年后和2回到加拿大。俩人一开始过得很好,可不久后女方开始抱怨起2没有全职工作,说他天天在家有一班活没一班活的不是个状态,催促他出去找一个全职工作,时常用“你看看人家B比你年轻都买宝马了你还在开二手福特”这样的言语怼2,夫妻间进入大吵大闹的生活模式。

B等老同学给2介绍了很多工作机会,但2觉得自己过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节奏,去办公室上班坐不住。最后,B给2找了一个在某小镇政府IT部门的工作,岗位管理轻松,实际工作量只用上半天班,剩下来半天呆在办公室发呆就好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比回家被老婆白眼强。从此2和老婆搬去了小镇居住,和我们再没有联系。

对加拿大的想法:2的故事是B描述的,我本人和2不熟,不知道他自己的想法。按照B的评论,加拿大安逸的生活环境有时候对青年人是一个陷阱,年轻时靠打兼职可以活的很潇洒,但有了家庭以后只靠兼职是不能养家的。年轻时错过了上升期,习惯了轻松无拘束的洒脱,人到中年时各种问题就冒出来了。不过,B说如果自己打定一辈子做个单身汉,肯定和2一个生活节奏,“谁不想这么过?谁他妈想上班!”。


3,G曾经的老板,R的生意伙伴之一,一位福建来的中年大叔,从没描述过他是怎么到加拿大的,我们估计是偷渡。这位大叔来加拿大后做过后厨,打过乐伯工,后来听人推荐开始学做暖气工。大叔拿到身份时已经快四十了,却坚持回大专重修课拿到了专业资质,按说当时在华人学徒中真正有科班资质的不多,大叔他的老板很器重他,可大叔不是久居人下的主,拿到执照后就自立门户单干了,而且前几单抢的就是前老板的客户。于是他被圈内打上了黑名单,所有华裔经纪人都不给他派活,所有华文报纸不登他的广告。大叔说他那时气的呀,不给他做华人生意他就不做呗,去啃老外和阿三的生意。靠着吃苦耐劳,打价格战,给回扣,吞并打压等等一番后,十多年来也算颇有家业了。

大叔说他没来加拿大前在福建老家有老婆和女儿,可二十年来从来没联系过,亲生女儿也不认他,不愿意来加拿大和他过。大叔有钱之后汇款回老家,给女方家里盖了几栋楼,补了他留在国内的女儿一大笔的抚养费和嫁妆,自己在50多岁时在加拿大找了个20多岁的福建小妹为他“续房”生儿子。我认识大叔时,他小老婆怀了第二胎男孩,大叔买了块地找R来帮着设计建造一个dream house送给小老婆。

对加拿大的想法:大叔说老家人当年“脑子都有拐”,不管过的好不好一定要出国,没钱就找蛇头借钱出去。大叔称自己年轻时也是个知书达理的“翩翩君子”,如果不是周围乡里一定要出国的舆论氛围,宁可回老家做个教书匠,也不会在加拿大一黑三十年做个暖气工。“人都是逼出来的,来加拿大前我哪想到下班辈子要修暖气机。我要是留在老家,不会像现在这么有钱,但大雪天半夜里爬高修户外机这种事,要有下辈子绝对不干了。”


4,I刚工作时的上司,一位东北大妈,在国内是体制内石化企业的工程师。大妈是个奇女子,大学时的男友因为89事件被大学清退,年轻的大妈一路追到对方四川老家,把男方拽回北方和她一起过。俩人婚姻被双方父母反对,大妈就从家里搬了出去,此后很久再没和父母见过面。后来大妈一边在体制内上班,一边在外面揽私活,被领导批评警告,她一气之下就想移民,最后竟然真通过了!全家遂搬到加拿大。这里要提一下,大妈的女儿是她19岁时未婚怀的,周围人都劝她拿掉,大妈死不同意,偷偷生下来养在好朋友的老家,和男方结婚后才接回去。女儿上大学时,大妈她自己还不到40岁,这是她很得意的一点。

大妈来加拿大后英语不好,国内的学历和经验不被承认,找不到正式的工作,全家蜗居在地下室里,她男人在经济和精神的双重压力下抛开妻女自己跑了。时运转机是在大妈认识了I所在公司日后的老板,这位老板当时才成立了一家小公司,承接政府外包的测绘任务,正招人。大妈入职后展现了惊人的工作能力和耐力,什么活都接,没日没夜的干,一个女人顶5个男人的工作量,然后老板给她开相当于三个工程师的薪水。再后来老板搞了个外包油服业务的公司,大妈说这是她老本行呀,加入了现在的公司。

对加拿大的态度:大妈对移民加拿大一事很感慨,说自己可能是年纪大了以后脾气变好了,不像年轻时那么暴烈,如果当年脾气能像现在这么好,也不会一气下离家出走,不会冒然从体制里跳出来出国。大妈表示来了加拿大以后才发现现实的困难比想象中大很多很多,第一代移民语言和文化上永远无法达到当地人的标准,带来交流和人脉上的大问题,事业发展上会碰壁,工作以后经常遇到当地员工利用她语言和交流能力的劣势给她挖坑,或者搬弄是非抢她的功劳,好在老板头脑比较清晰对大妈不薄。大妈劝I在小公司不要长呆,有经验后去大公司,即使大公司的待遇和发展有可能不如小公司,但大公司按章程办事,对少数族裔员工更加公平。而在创业型小公司更强调个人在沟通和博弈上的能力,除非运气好有一个看重你的上级,不然少数族裔是会吃大亏的。

大妈表示自己老了以后一定会回中国,一个人在加拿大过的久了,觉得有一个家庭才是温暖和倚靠。她在加拿大买了房子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想联系山二十年没说过话的父母,接他们来加拿大一起过。大妈觉得来加拿大最值得的一件事是把女儿培养出来了。大妈还没钱时,她女儿学乐器的开销完全靠公立奖学金和补助。有钱之后,大妈就不鼓励她女儿去申请奖学金了“你妈有钱付得起你的学费,奖学金的机会应该留给其他想读书但没钱的娃子。”


5,我初中同学,隔壁班的英语课代表,在魁北克省读的大学。学的是会计类专业,毕业后进了一家保险公司,申请了魁省移民。5的法语不好,上班时和周围人在沟通上有很大障碍,这让她很郁闷,干了一年就辞职了,跑到多伦多找工作。5离开了魁北克省后很大意的把自己的联系方式也改到了多伦多,移民局立刻发信问她为什么申请魁省移民却不在魁北克工作居住,发了一串很长的质询信函。5没有认真回复移民局的问询,结果移民申请被拒了,她听说这样会让自己上黑名单被遣送出境,吓得她立刻想再申请一个大学留在加拿大,但也没有成功。慌乱之下她选择找一个已经拿到永居卡的同学结婚,攀上一个比我们大近十岁的某男。此后的一两年里5一直心惊肉跳的等着配偶永居卡下来,期间既不能工作也不能上学。这位男士倒也厚道,买房写上了5的姓名,但地址实在是太远了,当时也没有公共交通接驳,每天她老公开车上班出去后,5就呆在家里哪里也去不了,在家养了一年猫。

后来,5的永居卡是拿到了,但她在家呆惯了不想再出去上班。一开始她是想把男方作为跳板,拿到身份就离婚,都不愿意和男方行房,而男方也是忠厚老实,从未逼迫过她什么。相处一年多下来,5觉得男方其实挺好的,收入不错脾气也好,两人就真的生活在一起。有了孩子以后5就做全职妈妈,现在已经生了三个女儿。

对加拿大对中国:5父母的家教很严,对她有很高的期待,非常反对她为了留在加拿大随便找个人结婚,更反对她什么都不干窝在家里。5嫌家人烦得紧,有一段时间就断了和父母的联系,后来孩子都出来了,她父母也不再说什么,就劝她回国把外孙带来看看。5常和我们表示,国内现阶段对选择做全职妈妈的女人还有很多不理解,国内同学圈里总是有人八卦周围某某女同学呆在家里被鄙视有多惨云云,所以她很怕回国。


6,M的男友,因为他名字里带一个康,也因为他的三观以及对M的态度,被我们调侃为“杨康”。杨康的父亲是一家国有银行地区分行的行长,母亲是当地国有大商场的总经理,家境可以说是挺不错的。康兄弟读书不行,但总能找到一两个成绩很好的女同学认真帮他写作业划重点改论文,或者无怨无悔的帮他做饭借他钱花,等等。康兄在大学最后一年发掘了一位相貌平平但家庭背景很有来头的女生,从此只和这位女生在一起,和之前所有的男女同学都断了联系。

这位女生家人住在温哥华,康兄毕业后也就去了温哥华,一直玩玩乐乐,没有找工作的动作。女方家里对他有些意见,表态说女儿不需要他赚很多钱来养,但一个男人至少应该找点正经事情干干。一两个月后康兄找到工作了,国内家里还给他汇来一大笔钱,但同时他爸在银行里也被“提前退休”,据说是为了儿子的工作和存款做了一些“利益交换”的事情被查处。

对加拿大和国内态度:6去温哥华后的故事是通过他妈妈的嘴巴讲出来的,当时6才和女方结婚,担保为父母办理团聚签证。6的妈妈表示加拿大环境好,压力小,儿子喜欢呆在那里,只要儿子觉得幸福快乐,做父母的什么都愿意付出。


7,江苏人,U的牌友。他无心向学,只上了语言班和大学第一年,之后就再也没有注册过课程,在学生签证剩下来的3年里,把学费全都做了零花,平日里打打工,做些小买卖,吃吃喝喝,买了一辆好车和一大堆奢侈品,钱花完了就跑回国了。回国前,7买了张名校的假文凭,这个文凭说假也不算假,是正规大学里的内鬼篡改注册信息办理出来的,还通过了使馆的认证。

7回国后先在老家的某个外企混了一段时间,然后跳槽去了一家留学中介,此后在各家留学中介间跳槽,在金吉利,新东方都干过。7虽然没上过几天学,但能说会道,业务能力很强,在几家中介都能做到“首席”,自己手里攥着一大片“假日游学”的客户资源,是家乡留学中介圈子里的红人。

前些年,在政策收紧前,7卖了一套南京一套昆山的房子,又做了些假材料称自己在中国干的是IT行业,办理移民加拿大。现在7自己逐渐淡开留学生意,转型成为一家幼教机构的“合伙人”。

对加拿大的态度:7在国内逢人就说加拿大非常非常非常好,环境好工作多人民素质高,中国现阶段乌糟傻逼太多。假期回加拿大见到老朋友时就说中国形势和发展非常非常非常好,遍地都是机遇,中国梦全球第一,他幸好回了中国现在钞票大把大把的,不然当初在加拿大混日子结果肯定变成猪头一个。



作者:偶然讴歌的卢瑟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最近发表
«   2018年12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网站分类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清夏博客